首 页 学院概况 师资队伍 人才培养 科研实力 党建工作 团学动态 教工之家 院友风采 交流合作
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学动态 > 心灵驿汇

缓慢的庄板

作者:发布时间:2015-11-16

十九岁,在千辛万苦熬过高三之后,我没有如愿以偿的考上厦大,原因竟然是因为数学。揭晓分数的那天,我听完电话里的报数,在草稿纸上算了三遍加法,得到的仍然是那一个不想面对的总数。我倒在床上蒙头痛苦了整整一天。泪尽,我起身在纸上写上亲爱的,一切必将过去几个字,力透纸背。

  烈日不怜悯我的悲伤,耀我致盲。彼时过于年轻脆弱,在七月盛夏,眼泪与汗水一样丰沛而无耻。我一度以为,我一度真真切切的以为,这是我人生中最无可挽回的失败。

  在后来的后来……我愚蠢而耐心地反复咀嚼着这一次失败的味道,几近一蹶不振,为这一个理想的幻灭赔上了无所事事的荒凉青春。我这才明白过来,不懂得从一次失败中站起来,永远跪在地上等待怜悯且期待永不可能的时间倒流,才是人生中最奢侈且最不可挽回的失败。

  其实人应该活的更麻木一点,如此方能感知到多一些感官之愉。这一切,我都是明白的。但,在年轻时代,或许还将会绵延一生,因着性情深处与生俱来的悲剧色彩,遥遥无期地沉浸在哀伤的生命底色之中,这种底色总在接近流产的临界点艰辛孕育着希望,坚持, 以及一切引诱我活下去的幻觉。

 

  其实生命是依靠幻觉而延续的。因为对人事的猎奇,探知内心明暗,许诺自身此生要如此如此,将诸多虚幻的痛苦的读本奉作命运旨意……书里说,生命中许多事情,沉重婉转至不可说,我便这样彻头彻尾地相信,拍案而起,惊怯,无路可退,相信着以自我凌虐的姿势挣扎的人之中我并不孤单。时常我面对照片上四岁时天真至脆弱不堪的笑容,不肯相信生命这般酷烈的锻造。我一直拒绝相信所谓写作是救赎……但事实上,它又的确是如此。我在对现实感受的再造与逃避之中一次又一次地切服体验对苦痛的幻想式升华。

 

  人生的旅途中,失败是最荒凉的一段。可悲的是,它最贴近人生。人生如路,须在荒凉中走出繁华的风景。

华中农业大学 动物科学技术学院  版权所有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学院信箱 : myoffice@mail.hzau.edu.cn | 华中农业大学信访举报监督平台

地址: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院 动物医学院  邮政编码:430070 院办公室:027-87282091 继续教育:027-87281378